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永嘉网 (http://www.uskba.org)- 永嘉站长最喜爱的站长资讯网站,关注站长、SEO、推广、建站、运营!
热搜: 曼联 冠军 韩国 钓鱼岛
当前位置: 首页 > 站长百科 > 正文

挺过创新困境:微软正经历“纳德拉复兴”

发布时间:2019-05-08 09:35 所属栏目:[站长百科] 来源:新浪科技
导读:导语:《彭博商业周刊》近日采访超过40名微软前任高管、现任高管、董事会成员、微软客户和竞争对手,并发表封面文章讲述微软的“纳德拉复兴”(Nadellaissance)。 导语:《彭博商业周刊》近日采访超过40名微软前任高管、现任高管、董事会成员、微软客户和

导语:《彭博商业周刊》近日采访超过40名微软前任高管、现任高管、董事会成员、微软客户和竞争对手,并发表封面文章讲述微软的“纳德拉复兴”(Nadellaissance)。

1.jpg

导语:《彭博商业周刊》近日采访超过40名微软前任高管、现任高管、董事会成员、微软客户和竞争对手,并发表封面文章讲述微软的“纳德拉复兴”(Nadellaissance)。在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的领导下,微软的付费订阅用户超过Netflix,云计算业务营收也超过谷歌,市值接近1万亿美元水平。但纳德拉本人并不在乎市值的上升,而是更注重带领公司挺过创新困境。

以下为文章全文:

去年12月的最后一周,贺词般的信息和推文涌向微软——他们成功超越苹果,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企业。在这一年中,微软迎来了巅峰,除了苹果之外,他们还超越了亚马逊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微软的老员工们收到了来自亲朋好友的祝贺短信,这些员工曾经经历了比尔·盖茨(Bill Gates)时代,他们在过去多年中曾一度认为,微软的辉煌时代已一去不复返,外界一度还将微软视为“邪恶帝国”。而如今,曾经的荣耀光环重新回到了这些员工身边。

在同一周的周五,微软现任CEO纳德拉召集了一次高级员工例会,但是在这次会议上,纳德拉对于微软刚刚取得的这个成就只字未提。在微软总部接受采访的时候,对于公司“重掌皇权”的问题,纳德拉甚至显得有些不耐烦。他对彭博商业周刊说到:“如果有人为了我们的市值而庆祝,我会感到恶心。”他一直坚称,公司的市值“没有任何意义”。4月25日当天,微软的市值超过了1万亿美元,相比2014年2月纳德拉开始担任微软CEO的时候上涨了230%以上。纳德拉认为,这个所谓的里程碑完全是人们主观臆断的,任何形式的庆祝,都是“走向没落的开始”。

镇定与严肃可以说是纳德拉最明显的特质。现年51岁的纳德拉曾是一名工程师,他拥有多个学位,在印度海得拉巴长大,他的好脾气为世人所周知。他说到:“微软内部有一个坏习惯,那就是人们不会推动自己继续前进,因为我们对曾经所取得的成功感到自满。我们现在正在学习如何忘记过去的成就。”

自从接替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成为微软CEO以来,在此后的5年中纳德拉带领微软重新找到了方向,尽管他不可能永远担任公司的CEO,但是他的这个成就足以载入史册。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外界都认为微软已经陷入了被历史淘汰的漩涡中,他们几乎错过了2000年以后的每一个重大计算潮流,例如移动电话、搜索引擎、社交网络等等,同时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预装在每一台PC上的Windows操作系统——增长也出现了停滞。

纳德拉对微软的团队进行了改造,让团队放弃此前的“固定思维”,而开始接受一种“增长思维”。我们对超过40名微软前任高管、现任高管、董事会成员、客户和竞争对手进行了采访。这些人认为,微软的复兴之路走的非常痛苦。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削减了Windows部门的预算,并且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云计算业务,在过去的一年中,这项业务为微软带来了大约340亿美元的营收,让微软的云计算业务超越了谷歌和亚马逊的AWS,成为了云计算市场上最重要的企业之一。Netflix公司CEO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说到:“在科技行业的历史上,我们见过其它的软件企业在经历了痛苦的挫败之后还能恢复的如此之好。”

微软Office生产力软件套装以前是一个一次性销售软件,微软曾经给Office配备了一个功能极其低下的虚拟助理Clippy,这个功能也成为了人们的笑柄。而如今,Office成为了一个云服务,它获得了超过2.14亿订阅用户,这些用户每年都要缴纳99美元的订阅费。Office的订阅用户数量,甚至超过了Netflix和亚马逊Prime会员的总和。同时,微软的云平台Azure也赢得了许多大型企业客户的青睐,例如埃克森美孚公司、星巴克和沃尔玛等等。凭借他们之前所收购的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以及软件代码托管平台GitHub,微软也成功将许多硅谷企业变成了他们的客户。

纳德拉的同行们认为,微软的复兴既让人感到印象深刻,也让人感到害怕。在被问到微软的复兴会给科技行业带来哪些影响的时候,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软件公司CEO唱起了《星球大战》中达斯·维德(Darth Vader)的帝国进行曲(Imperial March)。他的言下之意是“微软帝国已经开始了反击”。

这说明,尽管微软当前的领导人是温文尔雅的纳德拉,但是这家巨头依然在给竞争对手灌输恐怖的情绪。

纳德拉的风格

一提到微软前CEO鲍尔默,人们就会想到他那被汗水浸透的衬衫,以及在产品发布会上做出的被称为“Monkey Boy”的滑稽动作——咆哮着挥舞着四肢。而在提到纳德拉的时候,人们想到的则是他自己所偏爱的宽松套头衫尽显儒雅。

当微软指派他接替鲍尔默的时候,微软正处在严重的危机中,他们的Windows业务出现了下滑,在其巅峰时代,Windows曾一度占有超过90%的市场份额。尽管那时Windows依然可以给微软带来巨大的收入,市场上每卖出一部PC或是笔记本电脑,微软就能收取一次授权费,但是消费者开始纷纷用iPhone和Android智能手机来替代PC。(即使到了今天,Windows依然是一个每年能够产生200亿美元营收的业务。)

曾经有一度,PC的重要性导致微软的高管们开始了严重的内斗,他们所争夺的对象就是各种与Windows相关部门的控制权。而任何有前途的分支业务,也都被卷入了Windows漩涡。微软的新产品几乎都被打上了Windows标签,例如Windows Phone。就连微软那时刚刚出现的云服务也被命名为Windows Azure。

纳德拉生命中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是在微软度过的,但是他并没有参与这种类似《权力的游戏》的内斗,而且他成功地接替了鲍尔默。1992年,他被微软从Sun Microsystems公司挖来,负责Office业务的微软副总裁杰夫·特珀(Jeff Teper)正是将纳德拉招聘到微软的人,他说到,他把纳德拉招进来,一部分原因是团队的经理希望找一个“能把烂事儿做好,同时还不会让其他人生气”的人。拥有这种品质的人,无疑是微软内部所缺少,而且会受到欢迎的人。在刚刚加入微软的时候,纳德拉的工作是将PC卖给企业客户。之后他开始负责必应(Bing)搜索产品的工程工作,再之后他接手了Azure产品。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qsm@foxmail.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